soramafu--Misconception (2)

前章链接  Chapter 1

 

 

soraru抱着药箱走进屋,看到mafu依旧保持着自己出去时的状态,伸手就朝mafu的额头上轻轻弹了下。

“疼!”mafu捂住额头小声尖叫,“soraru桑你太用力了!”

坐回床边,soraru把脸靠近mafu仔细看了看才慢条斯理开口:“没有眼泪呢。mafu君,你不是自称疼的话会马上哭出来么?”

扁下嘴收回手,mafu不满:“既然我都装成那样了soraru桑就不能配合一下?”

“那要重来一次?”soraru笑着抬起手,“我倒是不介意——”

“不用了谢谢soraru桑的好意,”mafu及时打断他的话,又向后缩缩,双手抓住被子做可怜状,“一有欺负我的机会soraru桑就特别积极。”

“你也可以欺负回来,当然,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soraru挑眉,手则是去拽被子,“给我出来。”

“出来干嘛啊被子里很暖和的,”mafu一边在手上用力和soraru抢被子一边把身体下滑试图彻底钻进被子里,“我要睡了嘛。”

“电脑都没关你就要睡?”soraru干脆地放开被子,直接敲上mafu的腕关节,“自己去关,你那里还有文档我不知道要不要保存。”

“文档?!”mafu惊叫着爬出被子奔向电脑。


显示屏上的文档页面里只是一个空白页,但是向上滚动几行就能发现一行大大的字。

SORARU桑攻略计划。

mafu右手抚着心口,左手按下了快捷键保存文档。紧接着开始关机。

做完这些,他扭头看soraru,满脸严肃:“soraru桑,你刚才没看到什么东西吧?”

“没有,”soraru摇头,眼里有着少少的好奇,“可以问问内容么?”

“不可以,因为是很不切实际的幻想,感觉越少人知道越好,”mafu流畅地接话,又进行了补充,“其它的也不可以问。总之soraru桑把这件事当成不存在就好。”

“…好吧,”soraru嘴上答应着,看着电脑的眼神却很锐利。

如果正常方法没有办法打开的话,那就用特殊的方法好了。


并不知道soraru已经下了非要弄清楚文档内容不可的决心,mafu笨拙地想要转换话题:“现在电脑已经关了,soraru桑,我可不可以去睡觉了?”

“稍等,”soraru打开药箱,“过来让我检查一下。”

mafu夸张地护住睡衣衣领:“检查?!soraru桑你要做什么?!”

“怕你被我刚才那么一压压出毛病,”soraru忍不住砸了管软膏过去,“过来,趴到床上,把衣服掀起来。”


“不用的,我只是开玩笑,”mafu蹭回床边坐下,把药箱合上,“真的。”

soraru皱了眉:“…那让我看下。”

“这个睡衣是连体的脱起来可麻烦了,”mafu边抱怨边听话地站起来解睡衣,很快白皙的胸膛暴露在空气中,接着mafu又转了半圈好让soraru看清楚自己的背部,“不会有事的,soraru桑。”

soraru没有说话,只是探出手指,去触摸mafu的脊线。

温热的指尖像是带了电流一般,让mafu身体窜过一阵战栗。

soraru清醒过来,缩回指尖:“似乎是的确没事,要是不舒服就告诉我,现在可以睡了。”

mafu迅速穿好睡衣钻进被子里,只留下一个小脑袋留在外面,乖巧地望着soraru。


“如果你真是我弟弟的话,这种颜色绝对不能允许,”soraru轻声叹气,手指却是温柔地梳理着mafu被自己揉乱的头发。

享受般地眯起眼,mafu笑得像只被宠坏的猫咪:“那我现在岂不是赚了?不会被打,又能被当成弟弟君安抚。”

无奈和宠溺的情绪同时向soraru袭来,他只能在mafu鼻尖轻刮了下:“再淘气就真打。”

mafu转转眼珠,摆明了打算把他的话当成耳边风。

soraru正打算开口再念叨两句,就被mafu打断。

“soraru桑,下次买一件米色系的毛衣试试看?现在的白毛衣感觉整个人太白了,没有实感。”


还停留在mafu鼻尖的手向右滑,然后捏住脸颊拧了两下。

“疼疼疼!”这回mafu的眼泪是真的出来了。

见状soraru才放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我买了米色毛衣的话,你就能要来试穿看效果,如果好的话就去买对不对?不许,你先把要交的报告写了再跟我提这个事情。”

“…明明是天使的外貌,说出来却是恶魔的话语呢,”mafu小声嘟囔。

“你说什么?”

“什么都没有,soraru桑晚安。”

“晚安。要给你留盏灯么?”

“留小夜灯就可以了。谢谢soraru桑,明天见。”

“明天见。”


房门被关上,房间内的亮度因为只剩下一盏小夜灯而昏暗了不少。

一室的静谧被mafu小小的笑声打破。

有人要来和soraru同住带给他的沮丧已经烟消云散,他现在所想的,只有soraru刚才那些带了宠爱意味的动作。

“果然还是把头发染回去吧,soraru桑应该会喜欢之前的茶发吧…”

这么想着,mafu进入梦乡。


回到自己房间的soraru犹豫再三,还是拨出了电话。

“嗯?”少年的声音带了明显的睡意,“soraru桑?有事情?”

“suzumu,我,”soraru顿了下,“你还是别过来了。”

“我就知道你要反悔,”suzumu懒懒打了个哈欠,“但是晚了。明天下午5点半,在你家门口等我吧。”

“不想让我过来的理由,我要你当面跟我解释。”



TBC

评论(20)
热度(91)
© Verdant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