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amafu--摸鱼集合第一期 (1-6)

001

约好了去soraru家的日子,mafu一早就起了床,紧张了大半天之后,终于在soraru平日下班的时间站到了soraru家的楼下。
发邮件,没有回复。
打电话,无人接听。
有些担心的mafu干脆打开Twitter的客户端,想要发一条自己正等着soraru的Twitter好借助follower们转发的力量把soraru炸出来,却发现最新一条的微博由soraru在20秒前发送。
Twitter内容:下班啦!
“soraru桑,不会是忘了这回事吧?可是今天早上他还提醒我过来这件事啊?”mafu自言自语着踏进公寓楼的大门,“再打一下电话看看吧。”

“哟,那位先生!正在看手机的那位!”不远处有人这么喊着。
mafu先是抬头四处张望了下,才把视线锁定到了公寓管理员的身上。
“那个,”他指着自己,“请问是在叫我么?好像只有我一个人在用手机的样子。”
“是的就是您,”管理员大叔笑呵呵地走过来,“有一小段时间没见了,您最近怎么样?看起来很元气啊。”
“非常元气,谢谢您的关心,”mafu礼貌地作答,又问,“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管理员大叔递给他一个厚厚的信封:“您认识的那位住在这里的先生托我把这个转交给您。”
“唔?”mafu接过信封,好奇地打量着,“请问那位先生没有留下别的提示么?”
“那位先生说所有的信息都藏在这个信封里,”管理员大叔握拳做出鼓励状,“请您加油!”
mafu微笑着用力点头:“好的!谢谢您!”

mafu打开了信封,里面是一张叠好的信纸和一个稍小一点的信封。
“不是吧,还一个套一个?soraru桑,你把信封当套娃吗?!”mafu一边吐槽一边打开信纸。

mafu
    欢迎进入猜谜环节。
    每一个信封里都有一个提示,按照指示的顺序做下去就会得到最后的答案。
    作弊直接打开最后一个信封的话,是猜不到答案的哦。
    并没有时间限制,请放松心情,悠闲地做下去。
    接下来,是第一个提示。
    请给我打电话吧。
soraru

“这样的soraru桑好可爱!”mafu忍不住拿出手机照下信纸留念,“打电话对吧?马上就打哦soraru桑。”
mafu再次点选soraru的号码打过去,这次终于有人接听了。
没有等soraru出声mafu就先开了口:“soraru桑,你要玩游戏事前也和我说一声嘛,刚才联络不到你我很担心的!”
“抱歉抱歉,下次我会注意的,”soraru先道歉再问,“信封已经打开了?”
“打开了!soraru桑,这样玩好有趣!”mafu期待地问,“最后找到答案的话有没有奖励?”
“嗯…是很好的奖励哦,”soraru故作神秘,“mafu肯定会喜欢的奖励。”
mafu激动:“是什么?!”
soraru拖长了尾音:“你猜啊。”
“小气!”
“你自己根据提示来做的话,很快就会知道了。”
“好的我这就去!soraru桑最好马上准备好奖励哦!先挂了,soraru桑我们一会见!”

听着手机传来的忙音,soraru无奈地笑。
“果然是小孩子,有奖励就会很有干劲。”
“不知道戒指当做奖励,他会不会很高兴呢。”


002

好像从一开始,就养成了揣摩对方思维的习惯。
不管是电脑还是手机,浏览器里面肯定会有一个对方的Twitter页面,只要有空闲,隔上几分钟就会刷新。
随着时间的一点点累积,他终于觉得,应该是有点了解对方了。
整理出来的memo里,有对天气和季节的喜好,有对某些饮食明显的偏爱,有穿衣风格的大致方向,还有一些日常生活的活动轨迹。
她在内心里慢慢丰富着对方的形象,从网站投稿上的文字与歌声,变成了会微笑会沮丧的人物。

不知不觉中,他和对方之间的距离,近了。
他的手指敲击着键盘夸张地表现自己的好感,他的思维却在冷静地分析对方的反应。
他需要一个临界点以维持平衡,要将将好,既可以坦率地表达自己的心情,又能让其他人以为这是在做戏。

蝉总是在濒死前奋力地鸣叫。
他曾经不解过这种行为,而现在他对个中滋味再清楚不过。
已经知道结局不可能完满,所以才要用尽身体里所有的力量去表达。

两个人的距离,进到了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地步。
他站在对方的家门口按下电铃,紧张地浑身发抖。
门内传出的脚步声清晰起来。

“mafu?”门打开了。
他先是乖巧地问好:“soraru桑,打扰了,”然后才走进玄关。
只一眼,他就发现了一双室内拖。和其他的室内拖相比,有着不太明显却不容忽视的磨损。
…应该是,专属于谁的吧。

突然,听不到蝉的叫声了。


003

自从认识mafu之后,soraru觉得自己对待感情的态度似乎越来越低龄了。
故意要欺负自己喜欢的人,小学的男生恐怕都不会这么做了吧?
“幼稚死了,”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做出严肃的表情认真地说,“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不要再像小孩子一样。”

可是,无论soraru怎么样提醒着自己,事前刻意坚定好的信念,还是会在和mafu开始交流的瞬间被他抛弃到脑后。
因为被自己欺负的mafu,实在是太可爱了。
Twitter上夸张的长串感叹号也好,电话里用来表达不满的拖长尾音也好,见面时微微鼓起的脸颊和抿起的嘴唇也好。
都可爱得让soraru想拿一枚戒指,直接套在mafu的指间表明所有权。

想要温柔地对待mafu,可是也想要欣赏mafu更多的可爱表情。
就这样犹豫不定间,soraru的态度渐渐偏向了后者。
毕竟,对mafu温柔的人很多,但是能欺负mafu的人只有寥寥几个。

幼稚就幼稚吧。soraru迎上坐在他对面的mafu略带怨念的眼神,勾唇。
下一秒如他所料,mafu拿出手机大力地戳着屏幕:“soraru桑太过分了,完全就是在玩弄我!我现在就去Twitter爆料!soraru桑你等着,这回我不会留情的!”
“那作为报答我也爆料一件mafu君的事情好了,”他挑眉慢悠悠地说,“比如mafu君明明觉得soraru很过分,但还是很乖地答应了和soraru交往这件事如何?”


004

soraru在收拾房间的时候发现了一张CD。
简直是眼熟得不能再眼熟的一张了,夸张一点来说,刚过去不久的上半年,他一直在忙碌这张CD和相关的活动。
甚至到现在,也时不时会有相关的活动。

“真是够了,到底是怎么想的,握手会这种事情根本就不适合他,”soraru伸手点了点CD封面上的魔法师,“大魔法师不是应该躲在高塔里面不问世事只知道研究魔法的吗?没事跑出来根本就是犯规。这种事情交给骑士做不就好了,”手指又向旁边移了移停到骑士的身上,“虽然骑士自己也不太喜欢这种活动,但如果是为了魔法师的话,他还是很愿意的…”犹豫了下,他还是说了出来,“…虽然,能有机会多见面我也很高兴。”
把心底的想法说出来后,就算房间里只有他自己,他也觉得脸上有些发热。
“收拾东西,”他拍拍脸颊,把CD拿起来准备放到CD架上。

就在他在CD架上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位置,准备把CD放进去的时候,些微的异常让他收回手,打开CD盒。
歌词本里面似乎夹着什么东西,他把歌词本抽出来,打开。
是一封仔细叠好的信,欣赏的内容不多,只有他熟悉的字体写着的喜欢。

他把那句告白拍下来,发给这张CD的另外一个歌者。
——告白的话,我收下了。


005

“soraru桑,”靠在他身上的恋人凑近他的耳廓小声说,“mafu最喜欢soraru桑了。”
吐字清晰,每个音之间还带了微微的停顿。
有着隐约而奇妙的熟悉感。

他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
有一户邻居每年都要亲手打年糕。这户人家搬来后的第一个新年,soraru好奇地去看了打年糕的过程。
木桶中沾了水的米粒在锤子不断的击打下渐渐变成年糕,邻居家的阿姨笑着揪起一小块年糕喂给他尝鲜,又让他稍等一会,好把准备送给他家的那份年糕带回家。

那是他第一次尝到纯手工的年糕,他家里从来都是上糕点店里定做的。
说实话,这种手工制的年糕,口感上比不过糕点店里的年糕细腻,味道也没有更好。
但他就是觉得好吃。
可能是因为那不停击打着的锤子,把邻居家众人脸上露出的这一年的幸福和下一年的期待都揉进了年糕里吧。

而mafu的声音,就好像那把神奇的锤子一样。
差别只是在于这次是把mafu对他的喜欢,细细地敲进了他的心里。
那颗早已被mafu的一颦一笑所填满,为mafu的一举一动而加速跳动的心。

“soraru桑,”mafu声音里快要溢出来的不满和委屈让他回神,“我在和soraru桑告白啊,soraru桑不打算回应我吗!”
“回应的话…”他微微笑着,吻过去。


006

两个人的约会地点只有很单调的几个。
mafu家楼下的咖啡店,soraru家街对面的蛋糕房,或者是新宿一类的繁华街区。
更多的时候是在彼此的家里,毕竟他们都不是特别喜欢外出的人。
偶尔也会有一些例外,同时伴随着突发事件。比如soraru的意外加班,比如mafu的友情mix。
不过就算是这样,认真算下来,两个人见面的频率,也并没有那么高。
毕竟都是成年人了,都有自己的生活范围。

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能够那么轻易让别人进入自己的现实生活。

soraru自认没有。
本着比mafu大了几岁就要承担更多责任的心态,他几乎是强迫自己在和mafu交往之后也要继续和恋人保持距离。
Twitter上的互动有,但是和别人的互动也不少;邮件也有,只是内容和亲密友人之间的话题没有什么不同;家里多出了mafu喜欢的饮品和零食,但是soraru自己也会吃。
喜欢得越深刻,别离时就越难以介怀。
他偶尔看到了这个句子,赞同之余,恐慌与惆怅就像是融进了血液一般,让冷意游走遍了全身。
所以要趁着还在一起的时候,把对方的习惯都变成自己的,这样离别之后就不会忍痛改变习惯了。


END

评论
热度(69)
© VerdantK / Powered by LOFTER